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潍坊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2 14:41:1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潍坊白癜风医院,海南能不能治疗白癜风,云南白癜风好治好吗,济南治白癜风的设备,查出白癜风的病因有药物可以治好,巢湖白癜风医院,吉林白癜风

原标题:酒店小卡片死结何解:防不胜防 法律认定存模糊

<冷大_h1>

酒店小卡片死结何解

酒店遭遇“卡片骚扰”已不是个别现象,其造成酒店客源流失、名誉减损、营业额下降,甚至危及酒店员工及住客的人身安全,酒店工作人员阻止发放小卡片被打的事件频频见诸报端,如何治理这一痼疾成为急需解决的难题。

阮齐林认为,如果发放小卡片的行为无法被证明与犯罪组织之间存在关系,没有证据证明其产生了严重的危害后果,那么就不能以刑法罪名定罪。

短短一周内,两起因“小卡片”引起的暴力事件接连发生。

6月2日晚,上海全季酒店员工制止两名发放涉黄小卡片的外来人员,反遭对方暴力殴打。戏剧性的是,酒店员工认出这二人早在3个月前就曾因发放小卡片,被酒店安保人员扭送警方。

事件发生仅3天,6月5日晚,杭州全季酒店的保安报警阻止了在客房楼层散发涉黄小卡片的行为,事后遭到“卡片党”的恶意报复,被带到监控盲区殴打。

对此,华住酒店集团等近日纷纷呼吁完善相关立法,使得执法机关有明确的法律依据,从而彻底铲除这一社会毒瘤、刹住这股歪风邪气。

住客屡遭卡片骚扰

李朝辉是北京一家建筑公司的建材销售经理,由于业务需要,他经常出差,快捷酒店和星级酒店都住过。李朝辉坦言,他常常遭遇涉黄小卡片的骚扰。

2015年9月,李朝辉去河南郑州出差,住在一家知名连锁酒店。

夜里11点左右,李朝辉正准备睡觉,听到房门处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被吓得心里一惊,睡意全无,“我一直竖起耳朵听,害怕门口有不法人员”。

后来他壮着胆子走过去一看,门口塞了几张小卡片。李朝辉有些无奈地说,真不知何时才能避免这种既尴尬又吓人的情况。

“这种小卡片,通常写着保健、按摩、足浴等隐晦性文字,上面有联系方式,但没有具体地址。”李朝辉说,卡片上的女子穿着非常暴露,让人一看就明白这小卡片是怎么回事。

遇到小卡片骚扰的人不在少数,在北京某银行上班的李文清也有过同样的经历。

“去年,我们一家三口去上海迪士尼乐园游玩,在网上预订了一家酒店,结果一进房间门,就看到地上躺着一堆小卡片,内容不堪入目。”李文清告诉记者,她赶紧趁孩子不注意将小卡片扔了。但第二天起床后,发现门口又被塞了一堆。

小卡片给酒店入住者带来困扰的同时,也给酒店员工带来了麻烦。2016年8月,华住酒店集团对旗下2800家酒店调研发现,其中467家酒店发生过因劝阻不良卡片进入而遭遇伤人或恐吓的事件。

在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王敬波看来,酒店遭遇“卡片骚扰”已不是个别现象,其造成酒店客源流失、名誉减损、营业额下降,甚至危及酒店员工及住客的人身安全,酒店工作人员阻止发放小卡片被打的事件频频见诸报端,如何治理这一痼疾成为急需解决的难题。

酒店方防不胜防

锦江之星连锁酒店北京西客站店工作人员赵雷向记者透露,一般来说,小卡片发放也有一定规律,高档酒店较少,快捷连锁酒店和车站、机场附近的酒店会多一些。

赵雷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卡片党”一般都是20多岁的小伙子,出没时间多是晚上7点到12点,属于安保人员相对较少的时间段。比如一家三层酒店,每层楼有40多间客房,他们发一层楼最多四五分钟,一家酒店十来分钟就搞定了,等保安发现再赶去楼层驱赶,根本来不及。

“我们统一安装了门禁,电梯也是不刷卡就上不去,但这些人经常趁我们工作人员不注意,尾随客人进入,有的还利用消防通道上楼。”赵雷说。

“有些高档酒店为了杜绝这种现象,除基本设施外,还增加了摄像监控,增派安保人员,将客房门安装密封条。有的甚至为了杜绝这种现象连酒店的结构都改了,所花费用不菲,但要做到滴水不漏也并不容易。”赵雷说,况且用这么高的成本来整治,并不是每家酒店都能负担得起的,要每一家都进行这样的改造,显然是不现实的。

据华住酒店集团披露,酒店员工一次次将“卡片党”扭送警方,并未让卡片数量变少,反而让“卡片党”更加有恃无恐,冒充客人、尾随潜入、雇用未成年人等无所不用其极,酒店防不胜防。

为什么这些“牛皮癣”一样的小卡片就是治不了?华住酒店集团认为,根本问题还是现有法规被钻了空子。要解决这个问题,单靠酒店的“人治”是无力的,必须靠“法治”。

法律认定存模糊地带

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某派出所民警刘旭直言,当前,对于在酒店单纯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在法律认定方面确实存在模糊地带。

“因为小卡片内容隐晦,多数情况下无法认定是招嫖的证据,也就无法以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的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来进行界定。”刘旭说。

“就算被执法人员抓到了,多数也只是教育批评了事,下次还是会重操旧业。”赵雷告诉记者。

不过,刘旭也指出,如果因散发小卡片而导致其他的违法行为,比如,拦截他人、结伙斗殴或者与酒店方、住客发生纠纷导致严重后果的,可以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认定为寻衅滋事行为,严重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华住酒店集团提出,是否可以将在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认定为扰乱企业秩序行为?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属于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

但北京伟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伟民认为,将这种行为定性为扰乱企业秩序有些牵强。“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并没有造成酒店无法正常营业,因此单就此情况而言并不符合。”

李伟民建议,将法律条文细化,在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明确致使企业受到重大影响的,也可以定性为扰乱企业秩序行为,并明确其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这也是为执法人员适用法律提供依据。

发放小卡片可能触犯刑法

2014年8月6日,廖某、易某受雇他人,在酒店门口发放招嫖小卡片被公安机关抓获,同时被抓的还有其背后组织卖淫的部分成员。

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法院经审理认为,2人在邓某(卖淫组织头目)组织下,为其组织卖淫行为创造条件、提供便利,均属于协助组织他人卖淫,其行为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为何此案中在酒店发放小卡片的行为被定性为协助组织卖淫罪,而不是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罪?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这两个罪名一个是触犯刑法,一个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相比较而言,对刑事犯罪的处罚力度要远高于违反治安管理的处罚力度,其定罪依据是由造成危害的严重程度来决定的。

阮齐林说,小卡片的背后可能牵扯出的是一个涉黄涉暴产业链,发放小卡片正是其中一环。此案犯罪组织的犯罪事实已经确定,作为组织的成员,其组织犯罪危害性越大,成员定罪也就越重。

阮齐林认为,如果发放小卡片的行为无法被证明与犯罪组织之间存在关系,没有证据证明其产生了严重的危害后果,那么就不能以刑法罪名定罪。

“可以在治安管理处罚法中将发放小卡片的行为明确定性为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并给予相应的处罚。”李伟民指出。

“对于内容拿捏不准的卡片信息,相关部门应当根据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研究制定相对应的标准,方便一线执法人员落实法律责任。同时要将目前出现的情况考虑进去,比如,卡片内容与背后组织卖淫嫖娼的犯罪团伙存在哪些明暗关系等。”李伟民建议,对于卡片上的信息可以进行追查,如果查到散发小卡片的人确实属于涉黄团伙组织,或可能触犯刑法。

“此外,还应加大惩处力度,对侵犯公民权利以及危害商家正常经营秩序的行为,追究其法律责任,对于屡教不改的,应当从重处罚。”王敬波强调,对于其背后组织卖淫嫖娼的犯罪团伙也不能姑息,不论是组织者还是成员,都应当受到应有的制裁。(应被采访者要求,赵雷、刘旭为化名)(记者朱琳)

作者:朱琳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江苏白癜风医院